末班车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又重新拾起了许久不用的耳机,虽然每次上班路上听歌都是不停的next,但却些许找到了以前无所事事的状态,其实倒不是为了成为那种状态,而是现在这种拼杀的状态让自己稍微有点饱和,我不能确定这样的特殊阶段会是一次末路还是一次涅槃。只是我不停的暗示自己,自己的路还有很远,还有很宽,于是我才每一天能够坚定地继续走进写字楼里上班。人们常说每一个读者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其实人们对一切艺术形式的接受度和思考度也不仅仅限于某些个人观点,人们都不断地在自己所熟悉的艺术形式中找到自己的身影,也许这是在寻求自我的一种突破,也或许是自我的一种逃避。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歌名做标题?不是为了说明这歌的含义,而是为了聊聊信。信终于还是被淘汰了,不用意外,并不是因为我觉得他没那实力,而是我觉得他不需要一定在这样的舞台去证明什么,有的歌手,就像我们普通人一样,可能不用大红大紫,一样要好好生活。对我们而言,我们也不一定非要出人头地,才会得到自己的认可。信得歌从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在听,不是因为独特的唱腔,而是那种不停地提醒我保留原始的激情和拼劲的状态,无论是《天高地厚》还是《海阔天空》。每到我找不到自己的时候,我就把他的和当年信乐团的歌翻出来听一遍,让我知道其实自己还有很多要去努力的空间,也让自己在现在这种浮躁的生存状态下找到真实的自己。

其实客观的说,从来没听信唱歌会把歌词吐字这么清晰,看了回播的视频,也发现确实他不在状态。但无论如何,一个人在一个舞台上,尽力地拼搏了,那就是自己最大的胜利了,本来就不需要去证明什么,也不需要去跟原唱拼个你死我活。可以含着泪,第二天也可以重新出出发。无论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多么有限,即便已经过气了,但都在用自己最诚意的方式去回报这些所支持的人。我想那也许会是我要的最理想的状态了。

阅读剩余部分 -

年味

每到这个时候就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倒不是为了说说现在的年味不足啊,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啊,而只是觉得现在能够去抓住的东西太少了,不知道是我们自己浮躁了,还是这个社会真的进入到了浮躁的阶段,每个人都在疲于奔命,不知道什么是应该去把握的,什么是应该放弃的。

放假倒数第二天,带着妻女从河北回到成都,虽然很快习惯了南国湿润的天气,但仍旧还记得北方干燥的气候,收拾完了行李,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把藏在鞋柜背后的对联福字找出来,我知道不该这个时候贴上,我也知道这里并没有这样的风俗习惯,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河北不是我出生的地方,但是很多习惯却一直影响了我很多年,所以我认认真真的把对联贴好,看了一眼。突然回想起来小的时候,看着爸爸拖着病重的腿爬上凳子去贴对联,后来我长大了,每年除夕就是我去贴对联,再后来读大学,我知道了对仗,更是要严格讲究了才贴上。读完了大学,真正开始工作了,才意识到,自己走上了一条自己曾经多么讨厌的路。

是,孤身一人在外,是很孤独;是,曾经说过不要跟父母住在一起;是,所有的辛苦和汗水都只有自己知道。但这一切的一切回顾起来,才发现,这些跟父母的苍老,跟我无法陪伴父母更多的时间相比,都太微不足道,甚至一文不值。最后走的那天,母亲说她感谢我们让他们过了一个快乐的春节,虽然短暂,但是跟孙女的儿媳妇的相聚却是尤为珍贵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说让他们好好照顾身体。我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居然会让父母觉得应该感谢,这是我的不孝还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到底是对我人生惩罚还是对社会体制的讽刺;甚至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够维持多久。我很担心我会遇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我很怕,很怕,很怕。

阅读剩余部分 -

致自己

终于没有像往年一样写年终总结,也没有像往年一样认真地去写开篇,我要承认是自己懒惰了,而非自己不想坚持下去,因为至少到现在我都还在这键盘上认真地敲击着。借用母亲今天电话提到的一个词,认真!其实写博客和生活是一样的,很多时候我们没办法按部就班,也不能慢条斯理,但是我们却每天都在惦记着,那么如何让这样的经历变得更加有价值呢,我想一定是要认真。无论是写东西,还是工作,里面都有值得自己去认真下去的东西。

感谢这一年我坚持下来了,有过破釜沉舟的经历,也有过随时可能昏倒的经历,但感谢我坚持下来了。正因为自己坚持下来了,在这样复杂的经济环境下,我仍有机会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收入条件,不去谩骂社会的不公,也不去追究自己不堪的学历,因为在环宇之下,比你牛的人太多太多,我只是想把自己能够再提升一格,再提升一格。没办法有清华的背景,没办法有杜克的经历,也不能有投行的经验,但我依旧是努力并且认真的。虽然每天有那么多纷繁的事情在干扰自己,但往前走的步伐依旧没有停止。

虽然每天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脚步,但我仍旧每天都用力地奔跑,我尝试去找回以前在球场飞驰的感觉,但并没有,我也尝试去让自己的身体轻松一些,但并没有。我知道我终于长大了,运动细胞终于在这个时候变得无比弱小。我知道现在的所有运动能力已经没办法支撑日渐增加的体重,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变得越来越重,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病痛越来越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受到基因的影响,让自己的后半生变成悲剧,这一切的未知有的时候让我觉得恐惧,有的时候让我觉得无所适从。曾经对生活慷慨激昂的我,渐渐发现,其实真的有很多东西我不得不面对,有很多东西我不得不妥协。

阅读剩余部分 -

望早日康复

我有一个很普通的父亲,但是却在这一生中付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努力,而在今天他人生中第二次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却依旧没有在他身边,我不知道到底是何种力量让自己没有勇气回去一趟,是父母强烈地要求,还是因为放心不下自己这个小家,还是因为真的没什么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突然间想起几年前黄老师说的,相比你去照顾父亲,你更应该做的事拼命工作给他的休养创造更好的条件,而回顾来看,直到现在为止,我不再会因为用钱紧张而向父母伸手,但我却也从来没有好好审视过自己的钱是如何用掉的,为什么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我却没有从物质上合身体力行上支持哪怕半点。

傍晚的时候母亲用微信发过来父亲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看上去还是那么消瘦,父亲坚持要用母亲的电话打给我,虽然他装得没事,但我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再坚强的人,经过了4个小时的手术,还能像他那样说话的人,我想并不是多数,而他却坚持告诉我说手术很成功,在那一刻他甚至是用的普通话而不是四川话,其实他说每一个字,我都是哽咽着听下去的,我不忍挂掉电话,但真的不愿意继续难受下去,我希望这个时候我可以出现在他的病床旁边,好好照顾他,哪怕是在6个小时以后喂他一口饭吃,但我都没办法去做这些,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这几年来所有的努力瞬间都崩塌了,那一切的正向努力似乎在这个时候都显得有气无力,那只是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假象而已,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好好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我不知道还能带给他们什么样的生活,甚至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再遇到这样紧急的情况,而我不在身边。

阅读剩余部分 -

坚持(二)

那天某浩问我万蝶还能不能上的去,说之前只要在博客地址前面加上一个“www.”就可以上去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没了的就真的没了。想起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他在天津,就通过手机发博文,大概那个时候万蝶才兴起吧,直到后来大家都读大学了,也都在这个平台下坚持了很久,以至于后来当我换到个人独立博客的时候,想方设法的把万蝶的东西搬了过来,很感谢网上一个不知名的高人。其实对他来说,他那里的一切也曾是他逝去的青春,而我的一切却通过这样一个特别的方式保留了下来,包括当年的MSN space,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吧,所以我才有这样的信念要一直坚持下去,直到哪一天我真的老眼昏花了,有一天真的连键盘都敲不动了,那我就花时间把这么多年写的东西整理出来,自己给自己印一本书,那可能是我最幼稚的经历,但也曾是我最真实的青春。

青春这个词,现在说起来,虽然有点酸,但其实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曾经真真切切的存在过,有的人是青涩的,有的人是荒唐的,有的人是平淡的,也有的人是热辣的。晓彪带着老婆到成都来过婚假,他说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想回来看看,然后两个人就匆匆忙忙买了机票从葫芦岛飞了过来,没有计划,没有过久的停留,中间的过程无需赘述,他临走前几个大学男同学在一起吃了一顿火锅,后来等他回去了,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问他“你就这么回去了?”,他说大家都不热情,还是早点回去吧,他其实就是来验证下过去,过去了都过去了就没什么好说的。我不敢完全揣测他这句话的意思,但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短期内,他不会再回到成都这个地方了。正如他所说,过去了的都过去了。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往前走,有的人走的顺利,有的人走的不太顺利,对他来说可能属于不太顺利的那一部分,但这一次他过来,我觉得他变化还是挺大的,至少他感觉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和要走的一个大概方向。那么,对他来说,并不需要我去说教什么,我又又什么权利去说教呢,大家继续坚持下去,可能永远不会有当年读书的情怀,甚至有一天大家彼此的感情会淡到见面都不想打招呼,但个别的几个人,可能这样的情怀会一直留在心里。其实,更重要的是,时间教会我们只有不断往前跑,才能更好的怀念曾经的情怀,和情景斑驳陆离的青春。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