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鸭脖

在一个叫永福的地方,那里很小,小的只有一条街道,甚至比涞水易县还差。那里唯一一个外面有,这里也有的连锁店就是久久鸭脖,再后来也开了绝味,其实我没办法分清楚两家的味道如何,每次老崔出差,我就会跟他的司机开车着去县城买鸭脖和几瓶漓江啤酒。缩在寝室里,偷偷地啃鸭脖喝啤酒,没有什么乐趣,也就是聊聊这个同事的恶习啊,说说那个领导的毛病。

离开广西好多年了,尽管刚刚开始的时候很满足于大成都的生活状态,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刚刚毕业的时候,那段傻不拉几的日子,仍旧过得让人艳羡。

后来在成都恐怕再也没买过久久鸭脖和绝味鸭脖,也许是因为成都美食太多,也许是因为不想去回忆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但日子终究是日子,就像当初为了自己放弃了父母的嘱托,为了自由放弃了稳定的工作,为了家庭放弃了亲友一般。这些都是尤为明显的日子体现。想想那个闲暇吃鸭脖的时候还真的是出奇的简单,没有什么好的生活环境,也没有什么好的工作状态,更没有什么好的饮食,但也就是那种看似坐牢又看似当兵的日子,放回到现在来对比,真是异常单纯,却也异常怀念。

阅读剩余部分 -

路走到今天

路走到了今天,我不知道该用何种状态去面的自己的妻子、母亲和已经出生的孩子,我放心不下每一个人,但每一个人却都不同程度上给我制造着让人畏惧的麻烦,每一个人都由自己生活的道理、有自己生活的准则和生活的依据,稍有触碰就能够成为一次可怕地冲突,我没办法去调节这样的状态,我尝试去劝说妻子听,但每次都让我想到那个没有等到100天的王子,人生甚是讽刺,每每遇到这样的状态,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在面对这样的生活状态,我想时间久了,这样的劝说毫无结果的时候,就真的变成了外人的劝说了。我也尝试去改变母亲的心理状态,她对每个人都怀着戒心,因为曾经的生活太过残破,也没办法适应我现在的生存状态和性格作风,甚至为人态度,我想每个人都要变化,每个人都会有冲突,我希望我地母亲能够好好享受以后的生活,却从未想过以这样的方式去一次次刺痛她的内心。有的时候很羡慕那些婆媳关系处理得很好的家庭,更加羡慕那些夫妻关系和亲戚关系同步优化的家庭,我觉得那就是上天对他们最大的恩赐,不是财富,而是这样的生存状态。

路走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往下走,每个人要触碰的底线已经遇到了,尽管如此,我也不希望再去触碰哪怕一根神经,每每站到床边,就有很强烈地想要往下跳的冲动,很多年以前就是这样,以前是学习压力大,后来工作压力大,再后来职业压力大,现在的家庭压力大,可能以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我一直都是一个怕死的人,我想我并不会如此轻易地就从楼上跳下去,感谢在我压力最大的时候,父母能够从精神和物质上毫无顾忌的继续支撑我,对此,我是深感惭愧和耻辱的。然而,跳楼这种事情,大抵在这个时候并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当我不能面对自己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我就知道如何去面对眼前俯瞰的一切。一切看似都并不遥远,似乎就近在咫尺一样。

阅读剩余部分 -

诞生日记(终章)

2014年12月11日1:45分,这个淘气的小家伙出生了,没有任何征兆,医生全程没有任何进度汇报,就突然跑出来说孩子已经降生了,并不像其他家属那样兴奋,因为我知道他们会一切平安的,虽然仍旧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还需要后续再次确定,但我也会尽力走好每一步路,更给她带好每一步路。

以上,献给出生的女儿。

诞生日记(九)

现在产房外面等候的时间十分漫长,但却并不觉得生疏,略感如同当年坐硬座回北京一样,时间也是过得十分漫长,无论是写东西还是想事情,都会相对快地度过时间。

诞生日记写到今天,至少可以写上一个分号了。妻子忍受了12个小时的规律阵痛,也终于能够稍微减轻一些痛苦了,尽管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着什么,也不知道孩子的身体是否健康,想到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我愈加感到妻子的伟大,对别人来说只是嘴上说说的经历,在她这里却要用生命来承受,有那么多的祝福,也有那么多的烦恼,更有那么多的痛苦。但走到今天,我都感觉一切都值得了。

姑且并不讨论亲朋好友的一番好心,只是觉得生命不能承受的东西,不仅仅是孩子,也是母亲的身体和一切,更是母亲内心所要承受的一切。

孩子的诞生很多人看来是生命的开始,对母亲来说确实最残酷的痛苦,没有人帮她承受,她能听到的只是大家的劝说,大家的所谓言传身教,一切都是经历,却并不能用在每一个人生身上。

阅读剩余部分 -

西五区

重新设置了手机,看到原来备份的时区里有个纽约,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早就忘了纽约这个时区对应的国家和城市有哪些了。我有一个朋友在加拿大,但是已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城市了,更不知道现在他过得如何,国内悄然掀起科技革命的时候,我甚至也没有他的微信,或者facebook,或者LINE。偶尔会想起这个最具亚洲人长相,却心系欧美的人。不知道是各种环境下才能锻造出如此的性格。尽管很自我,尽管很任性,怀着对国家的不满,怀着对现有礼数的不快,那么毅然的踏上了一条他觉得正确的道路。其实,他在做自己,也许15年前他就已经知道想要的是什么了。他是我们那个群体里叛逆的代表,其实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大多数人内心相反的一面,直面人性、欲望和人生,可能终究这一辈子都会碌碌无为,但我终究觉得他不会后悔。

仍旧记得他去加拿大那一年的春节,他打了一个越洋电话给我,其实接到越洋电话对我来说并不新鲜,但是他开口却说虽然骂了20几年春节,虽然20几年来没有几年跟父母在一起过过节,但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春节如此的让人动容,他说为了庆祝这个异国他乡的春节,他喝了一罐啤酒。其实,他的酒量如果放在国内,又何止一罐呢?这我想就是他内心最不叛逆的一面,对于我这样一个不懂得叛逆的人来说,真的不知道我们是如何成为朋友的,只是这样一段特殊的经历,让我的求学生涯至少不仅仅是学习。

多年以后曾经略微叛逆的某浩人如同大家想象的那样读了大学,进了银行,结了婚,生了孩子。一切都那么风平浪静,其实距离这么远,我并不知道这么多年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或是正在发生什么。但我仍旧视其为我重要的朋友。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我最近也是在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不过也没有头绪
  • 路易大叔:如今的社会,孩子总会飞离身边
  • 路易大叔:运动细胞还是能够找回来的 加油
  • dd:祝福 你父亲早日康复
  • 路易大叔:祝好!加油!

归档

友链